芯片业领军人物相继落马 中国的芯片业发展又将面临哪些严峻挑战?

中国国家大基金第一期投资表(网络截图)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7月30日通报,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俗称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当局调查。上周四(7月28日),中国工信部部长肖亚庆也因涉嫌违纪违法,被通报调查审查。他也是中共十九大以来首位在任内落马的部长级官员。

过去一个月,还有四名芯片业领军人物相继被捕,其中包括紫光集团前总裁刁石京、国家芯片大基金管理公司原总裁路军、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紫光集团总裁张亚东,与及紫光集团联席总裁齐联。中国媒体报道,这些人都涉及严重腐败。

目前正值美、中在芯片产业激烈竞争之际,这些重要人物密集落马,对于中国芯片产业意味着什么?美国国会刚刚通过《芯片法案》一旦生效,中国的芯片业发展又将面临哪些严峻挑战?

中國工信部長肖亞慶

美国《芯片法案》引发中国内部反腐败调查?

芯片行业一直是中国高科技发展的重中之重,投入资金量非常之大,可谓倾“举国之力”。这个产业也是美、中竞争的焦点。中国一直想要在该领域“弯道超车”或跳跃式前进,以赶上美国的领先地位,但一直缺乏突破。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副总裁、战略技术政策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A. Lewis)告诉自由亚洲由台,“我的猜想是,由于美国对于《芯片法案》的重视–这也是中国密切追踪的,他们(中国)也对自己的计划进行了检视。他们已花费了数百亿美元。”

美国参、众两院上周相继投票,通过总额高达2800亿美元的《芯片法案》。刘易斯认为,这一旨在振兴美国芯片制造业、抗衡中国的法案,是引发中国对内部腐败问题调查的的导火索。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国际经济和技术问题专家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也表示,中国经常搞产业大跃进,投入大量资金,但往往效果不张,并导致腐败丛生,而“今年尤其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个特别年份,还有两个月就是二十大。”芯片业的滞后,让中共领导人感到颜面无光。

大基金大撒币 中国芯片业“大跃进”盲目发展

过去几年,中国芯片行业一直是投资热点。其中,所谓“国家大基金”于2014年由中国工信部办公厅宣布成立,采用政府基金与社会化资本结合的方式,重点投资芯片产业,包括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据媒体估计,中国政府为此已先后投入了上千亿美元,资助该产业与西方国家竞争。但这些巨额补贴的结果却是巨额损失,以及一系列的破产、违约和烂尾项目。而大量依靠进口芯片的事实并未改变。中国芯片进口目前仍占全球市场约三分之一。一些关键的“卡脖子”领域,仍在攻坚路上,形势严峻。

旅美经济学者夏业良也谈到,“中国芯片业造假成风,骗取国家科研经费是普遍现象,而且愈演愈烈。”早在2006年,上海交大就曾发生“汉芯一号”芯片造假事件,导致国内刚兴起的半导体产业一度停滞不前。据统计,2021年中国芯片领域共有约287笔投资,同比增长67.8%,总投资额高达108亿美元,但目前至少有6家芯片公司已倒闭,共烧掉23亿美元。

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博士告诉自由亚洲由台,中国芯片发展牵扯到两方面问题:“它牵扯到一个是人才和技术。如果没有人才的储备,也没有技术的储备,你想说突然要发展芯片,是比较困难的。”

谢家叶说,芯片技术牵扯到很多领域,包括极光、切割、封装等很多技术,各方面积累要有一个过程。

他补充,另外一方面就是投资。“投资方面,一直有一个错误的想法,就是我只要砸钱进去,我就肯定可以把它做出来。不是这样子的。”

谢家叶谈到,如何透过投资,逐步拥有自己的设备,也需要一个发展过程。用大跃进的方式,无法改变中国目前的芯片发展状况。这也是导致中国很多盲目投资、最后被贪污、成为烂尾的主因,就是“主持投资方面的官员被人家误导了。”

中芯7纳米芯片 专家质疑无法量产商业化

美国彭博社7月21日披露,中国芯片大厂中芯国际正在出售可用于比特币挖掘的7纳米芯片。这意味着,中芯国际可能已将其芯片制造技术提升了两代。实际上,美国从2020年末就已限制向中国出口10纳米以下的芯片制造设备。中芯国际的技术进展让外界怀疑,美国是否能阻止中国发展世界级芯片产业的野心,但也有行业观察机构质疑,中芯涉嫌抄袭台积电技术。

刘易斯则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中国早就已经获得制造这种芯片的能力。“有趣的是,他们为何觉得有必要加以宣布呢?” 刘易斯解释说,芯片制造关键不在于你能制造多复杂的芯片,而是在于能否大批量生产,能否有商业利润并占领全球市场,“关键是批量化和商业化”,而中国这些都做不到。

《芯片法案》生效后 中国看不到美国的车尾灯?

上周,美国国会通过2800亿美元的《芯片法案》,将为国内半导体生产商提供520亿美元的资助和财政激励。法案还规定,接受联邦资金和税收补贴的芯片制造商,不能在中国和俄罗斯等构成国安担忧的国家扩大现有工厂或建造新工厂,从而限制在当地生产先进芯片。

刘易斯说,中国迟早会有自己的芯片产业,但有多快?复杂到什么程度?这将由全球竞争决定,而《芯片法案》将巩固美国目前的产业领导地位。“中国的发言人说,他们要想赶上行业领导者们,至少还得十年。该法案将把中国甩得更远些。”

据知名行业机构IC Insights的数据,美国目前占据全球芯片研发支出的55.8%,而中国仅占3.1%。

刘易斯认为,中国芯片产业面临两大问题,一是腐败,这是中国经济本身固有问题。另外就是中国当局对于高科技企业的打压。在加速芯片等高科技产业发展和强化其专制统治之间,北京选择的是后者。

“他们(中国)要把技术内卷化,拥有一个良好的芯片产业还需要10到15年。美国无法阻止他们,但这将是一条崎岖之路。”

評論文章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