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和「周公子」勾勒出一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景圖

本周,兩個毫不相乾的小人物“二舅”與“周公子”刷屏中國社交平台。不久前,「二舅」短片橫空出世、火遍中國全網,但同時引發了巨大爭議。很快傳出消息,稱「二舅翻車」。「周公子」指的是另一位近日在中國新聞中大火的人物,在朋友圈肆無忌憚地炫富、炫門路的國企子弟周劼。

二舅是一個被官媒刻意推送的短視頻的主人公,一位拿不到殘疾證的殘疾人,沒有婚姻,沒有社保,66歲還要帶着88歲老母親掙生活的二等公民,被官媒捧為“活出大家嚮往的人生”;另一位叫周劫的體制內官二代,在朋友圈理直氣壯地炫富秀權,在他看來,學霸不如有家庭背景的學渣,學渣領導學霸那是天經地義,是社會最大的公平,學而優則仕已被權力世襲取代!二舅與周公子拼湊在一起,勾勒出一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景圖。

除了「二舅精神」受到質疑外,「二舅」本身的真實性也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有人質疑影片文案參考了一篇名為《二舅》的網路舊文、其中一些細節並非原創,甚至有網友爆料,這部影片的背後是中國官媒。

不少人提出,「苦難不值得歌頌」,「是應該讚美苦難,還是動手構建公平社會?」也有網友提到「二舅無法對醫療責任追責」、「二舅的殘疾證一直辦不下來」等細節,指出這是政府失責。

在推特上,以「毒舌」著稱的樂評人丁太升這樣寫道:「《活著》和二舅有本質的區別。同樣是寫苦難,余華全程帶著批判,對苦難充滿悲憫,對苦難的成因也進行了相當程度的探究。而二舅的作者,則是全程逆來順受,講如何跟命運妥協,對二舅不公命運的形成沒有分毫的思考,反而對二舅活成這幅樣子不斷進行美化,說是毒雞湯毫不為過。」

這些網友的說法並未得到證實,不過在7月31日,微博話題#二舅短片涉及內容虛構已被撤銷推薦#引發關注。「鳳凰網」當天刊登的一篇文章稱,「今天最大的反水大戲是二舅所在的鄉鎮,鄉鎮幹部說:『與掌握情況有出入,正在核實』」。

「新浪科技」刊文稱,「目前B站首頁已經看不到該片的推薦」,並根據網上訊息總結該片存在3處「翻車」,稱「1. 二舅不是UP主的二舅,而是UP主老婆的二舅;2. 二舅腿部殘疾是小兒麻痺症導致,而不是『打針』所致;3. 二舅的殘疾證早在20多年前就辦了」。

這幾處「翻車」似乎是對此前網友們針對「社會不公」、「政府失責」的回應。截至發稿,B站上的二舅影片仍然可以觀看,並沒有被下架。

另一個火熱的話題,是一位叫周劼的官二代,在朋友圈炫富引起熱議,這導致他的「權力家族」進入公共視野,他所供職的江西國控集團也被聚焦,目前他本人被停職並接受調查。

一篇題為《“傻子”周劫:捅破了國企家族化的窗戶紙!》的網文這樣寫道:江西國控有位普通員工周劼,他身上有許多閃光點,對歷史頗有研究,將父親比作嚴嵩,把自己比作嚴世蕃。他身上最最優秀的品質是實話實說,兩年前在朋友圈裡把家族裡的人、照拂他的一眾大佬全賣個精光,什麼時候陞官,抽什麼煙喝什麼茶,吃什麼大餐,全都一五一十地照錄不誤。昨天江西國控說正在進行核查,真替他們着急,這事怎麼查,副省長抽1200塊一條還很難買到的香煙,你一家國企去調查?

周劼公開回應說,自己只是公司股權管理部行政辦公室的一名普通員工,父親是江西省某單位科級幹部,母親是一家企業已退休的經理,大伯今年70歲,退休前是江西高速集團的一個副總,三伯也剛從江西高速集團一個子公司副總位子上退下來,屬於副處級幹部。看到周劼講的這些情況,真想給這個“傻”孩子點個贊。父親雖然是個科級幹部,但只要手中有實權,走到哪兒人家還不是局長、主任地叫着,大伯、三伯都在國企高速集團工作,都是處級領導幹部,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一個長期存在、普遍存在的問題,只有他敢於爆實料抖猛料。這個問題就是國有企業家族化。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國企不僅壟斷資源和市場,還壟斷管理權和經營權。不信隨便拎出一個國企看看,把持管理崗位人員就是一個或幾個家族板塊,並且崗位重要性也體現出關係的親疏遠近。一位在國企工作的朋友說,在公司一定管住自己的嘴,你都不知道門口保安、大廳保潔是誰家親戚,更不要說那些佔據人財物重要崗位人員了。國企之間、國企與政府部門之間也有着千絲萬縷的利益輸送。有的縣城國企老總,縣裡領導都要看其臉色、仰其鼻息,一是財政稅大戶,二是七大姑八大姨就業找工作的事都要到這些企業來辦。久而久之,國企的管理層產生一種權力幻覺,以為自己本事大讓企業贏利,實際是佔有國家資源的結果。

家族制是民營企業的優勢,是國有企業的劣勢。因為民營企業家族制是為了企業利益增長,國有企業近親繁殖的家族制則是為了更方便地侵佔國家利益。以至於很難分辨,一些國企的行為究竟代表國家利益,還是家族利益。目前對解決國有企業家族化問題幾乎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偏偏江西這位“嚴世蕃”,傻楞楞捅破了窗戶紙。

一篇題為《周公子給大家上了一堂歷史大課》的網文這樣寫道:周公子在朋友圈中言必稱“家族”,可見他是一名資深的魏晉門閥制度研究者。魏晉時代,還沒有周公子十分不屑的科舉制。他和那些世家子弟一樣,鄙夷讀書人,認定官職就應該由他這樣的貴族子弟代代傳承。像周公子這樣將歷史內化到自己的生活中,將日子過成魏晉門閥,將思想復古為“王侯將相就是種乎”,才真正是將歷史學到了骨子裡。周公子在朋友圈討論門閥制度時,曾先後兩次引用林則徐的名言: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周公子還創造性的發展了林則徐這句話,將後一句改成“家族傳承吾輩責”。周公子有機的將愛國和愛家族結合在一起,家國一體家國同構家天下,不愧是當代編製愛好者的卓越代言人。

周公子一定看過一篇叫作《中縣幹部》的論文:中國一個普通縣,副科級以上幹部1000多人,實際上由21個大家族和140個小家族所壟斷瓜分 。周公子的朋友圈比《中縣幹部》更深刻更坦誠更接地氣更刺刀見紅。論“家族”,北大社會學博士馮軍旗只是觀察者,而省黨校研究生周公子才是腳踏實地的踐行者。周公子把朋友圈寫在中國大地上,一邊寫還一邊高聲朗誦着:苟利國家生死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