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睽违53年夺欧洲杯冠 中资企业大打广告

意大利在欧洲杯中通过点球大战以 3:2击败英格兰夺冠。这是意大利睽违53年再次拿下冠军,更再度刷新队史连胜纪录,延续了34场的不败纪录。随着意大利夺冠,为期一个月的欧洲杯足球赛事也落下了帷幕。许多观众在收看本届赛事时,都留意到球场上的中国品牌广告。中资企业,为何要斥资在欧洲赛场上投放广告呢?

中華時報/華聞社7月12日綜合報導)2021年欧洲杯在伦敦温布利球场落幕,意大利和英格兰在常规时间和加时赛战成1比1,意大利在点球大战(PK大赛)中以3比2击败对手,睽违53年再次拿下冠军,更缔造15连胜,再度刷新队史纪录。

意大利上次赢得欧洲杯是1968年,2002年与2012年都屈居亚军,今年相隔53年再次夺冠,是欧洲杯史上2次夺冠相隔最久的,这也是意大利队史第6次夺得世界大赛冠军,在欧洲仅次德国队的7次。

意大利主教练曼西尼(Roberto Mancini)在赛后盛赞球队表现,他表示,球员表现很精湛,粉丝也是,并说:“3年前,没人会料到这件事”。意大利队在2018年难堪无缘世界杯会内赛后,曼西尼接掌兵符,至今缔造33场不败胜绩。

意大利开场恶梦

近乎三个小时的比赛中,在开场时对意大利而言宛如一场恶梦。他们在开场的两分钟内,就遭到主队英格兰的卢克肖(Luke Shaw)先驰得点,创造欧洲杯决赛最快进球纪录,但这也是上半场英格兰队的唯一一次射门,意大利队6次却未能取得进球。

欧洲杯决赛下半场,博努奇帮助意大利扳平比分。

下半场约一个小时后,意大利博努奇(Leonardo Bonucci)扳平了比分,1-1,不过延长赛双方都未能取得进球而进入点球大战。点球大战中,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则踢中了门柱丶桑乔和萨卡也都遭意大利门将多纳鲁马(Gianluigi Donnarumma)挡下,多纳鲁马也因为连扑两点助意大利夺冠而一战成名,获得赛事最佳球员。

举国欢腾 vs 痛苦梦碎

意大利击败英格兰夺得欧洲国家杯冠军,让意大利举国疯狂。除了总统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亲临观赛,意大利全国由南到北都陷入疯狂。中央社报导,马达雷拉发表声明称:“非常感谢曼西尼与我们的球员,他们很棒地代表了意大利,为体坛带来荣耀。”

这次夺冠,对意大利球迷格外有意义,因为意大利是欧洲第一个遭受新冠病毒入侵的国家,也可以说是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而足球在这场疫情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这次的胜利让人满怀希望。路透社报导,一名25岁球迷说:“这就像是身处一场你不想醒来的梦,意大利已从疫情的梦魇中醒来。”

英格兰队倒在点球大战,英格兰球迷表情凝重。

至于在英格兰球迷的心情波动极大,1966年世界杯夺冠后首次进入大赛决赛,本土作战的英格兰在全场上万名球迷的助威声浪下,仍与冠军擦身而过,英格兰队长哈里·凯恩(Harry Kane)告诉英国媒体:“点球大战输球是世上最糟糕的感受。”

他说:“任何人都可能没踢中。点球大战就是这样。我们经历了这一遭。全队尽了一切努力,可惜今晚胜利不属于我们。”不过凯恩坚称,英格兰会从痛苦的败仗中东山再起。他也强调,尽管他们最后输掉了比赛,但仍“应该为自己而感到骄傲,,因为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很多努力”。

中企关注中国本土市场

其实,手机厂商Vivo以及家电厂商海信在各自领域内都是排名前列的”巨头”:Vivo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的占有率接近10%。海信则在2016年的上届欧洲杯赛事上就成为了首家中国赞助商,并在此后的五年间,大幅度提高了自身在欧洲市场的知名度。

支付宝之所以让欧洲观众感到一头雾水,则是因为其并没有打出母公司阿里巴巴的旗号。目前,支付宝拥有超过10亿用户,但其中大部分都位于中国境内。欧洲的在线支付市场仍主要由PayPal、苹果等美国企业主导。

四家赞助欧洲杯的中资企业中,最为欧洲观众熟知的还是TikTok,即”抖音”海外版。这家社交网站在欧洲的用户数量早已突破了1亿,主要瞄准了青少年群体。

凯度咨询公司的中国体育传媒市场专家朱司徒(Pierre Justo)在接受美国财经媒体CNBC采访时指出,中资企业在欧洲杯赛场大打广告,一方面是为了提升其国际知名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进一步拓展中国本土市场。

多年来,中国观众对欧洲足球的关注热度颇高。2016年欧洲杯的决赛,大约有超过5000万名中国球迷收看了葡萄牙力压东道主法国夺冠。而在本届欧洲杯赛事开打前,民调机构Statista和体育营销集团Sportfive联合进行的调研显示,87%的中国受访者对欧洲杯足球赛事感兴趣。即便在德国,这个比例也只有81%。

在接受德广联采访时,长年关注中国事务的德国经济学家弗朗克(Patrick Franke)指出,中国的足球迷人数并不少,而且习近平本人也相当热衷于足球,他曾经提出要让中国足球在2050年前达到世界顶尖水平。

对于海信、Vivo等中资企业斥巨资投放欧洲杯广告,弗朗克怀疑是否有足够的中国球迷收看这些比赛从而让巨额赞助费”物有所值”。但他同时也承认,这些中国厂商需要向本国消费者展示自己的受国际认可的形象,从而更好地巩固本土市场。

改善国际形象?

弗朗克还指出,这些中资企业赞助欧洲杯,可能还有另外一层目的:打破欧洲观众的”中资企业基本都听命于北京当局”之固有印象。”投放广告可以向国际公众宣示,他们也像欧足联的其他赞助商一样,是跨国运作的正常企业,大家和他们做生意时不必有顾虑。”

德国执政党基民盟的联邦议会议员雅措姆贝克(Thomas Jarzombek)并不认为中资企业的如意算盘能打得响。他在接受《商报》采访时警告说,鉴于来自威权国家的企业会具备政治动机,因此欧足联遴选赞助商时应当设定人权等方面的最低标准。

逼走西方企业?

德国埃尔朗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费夫卡(Matthias Fifka)则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指出,国际足联或者欧洲足联近年来丑闻不断、公众形象持续走低,让不少西方国家的老牌赞助商开始对世界杯、欧洲杯等赛事产生犹豫;这就给了来自卡塔尔、俄罗斯、中国等威权国家的企业以可乘之机。这位经常前往上海交通大学担任客席教授的德国学者担心地指出,随着威权国家企业进军欧洲杯等重大赛事,顾及本土公众形象西方企业将更加忌惮在欧洲杯、世界杯上投放广告,形成恶性循环。

慕尼黑安联球场在本届赛事期间多次打出彩虹色灯光

费夫卡举例说,此次赛事上,围绕LGBT群体的争议,就凸显了西方赞助商的窘境。在德国慕尼黑的球场上,大众、Booking.com等西方企业打出了彩虹色广告,支持同性恋等群体,但是在俄罗斯、阿塞拜疆的赛场上,欧足联却以尊重本国法律为由,要求赞助方放弃彩虹广告。”这些将支持多样化群体写入公司章程的西方企业,今后在是否赞助的问题上就会三思而行,否则他们在企业内部都有可能受到员工的抗议。”

当然,这个问题对于中国赞助商而言并不是麻烦。四家投放广告的中资企业中,只有TikTok偶尔在球场上投放了彩虹色的广告,其余三家自始自终没有理会贯穿整个欧洲杯足球赛事的LGBT热议。